童童童儿

在我心里永远是两个最可爱的小朋友🐱🐰

邬童×班小松

我很好接触的:

邬童在班小松的眼中,一直都是值得依靠的对象,即便之前或多或少了解到他母亲的事,但它之于邬童的意义依旧无法一言以蔽之,直到他目睹了邬童得知母亲去世后的颓丧,才真正意识到这个在他面前从容不迫的男生也有自己不为人知的旧伤。

把自己关起来的邬童,那副拒绝交流的样子就像病历,记录着病情,但在外人看来,大都是潦草难以辨认的字,于是只好把他视为脆弱敏感的孩童,尽自己所能去包容,唯有班小松相信他仍是那个倔强勇敢的邬童,他只是跌倒,不是被打败了。也只有他明白,邬童需要的帮助不是哄骗,而是真实,所以他的眼神中有心疼,有怜惜,有哀痛,有恨铁不成钢的恼怒,却唯独没有直白的同情。

无论是最初故作轻松地向邬童报告关于球队的好消息,抑或是以盆栽和绝交为借口吸引邬童的注意,还是留下一番肺腑之言后愤然离去,班小松才是真正在想尽办法陪邬童站起来的那一个。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每个人来劝说邬童时都在传递着“我很担心你的灵魂和意志会消失”,那份担忧是出自劝说者本身,可是邬童也在担心某样东西会消失,所以每当有人靠近他时,他就会握紧随身听,那些拒绝交流,孤立自己,只是因为他太害怕,太无助,太想要去守护,邬童从未放任自己在打击中消亡,他只是暂时对希望寻而不得。

这份微弱的可能被班小松捕捉到了,他带来了盆栽,说如果你不把它带进去,它会死的。很聪明的一语双关,植物和希望都还活着,他想让邬童知道的只是这个而已。后来他嚷嚷着要和邬童绝交,逼迫他出来直面自己,甚至动手打了邬童,这一切都很班小松,又有些许的不那么班小松。他依旧不掩饰自己,对邬童流露最真实的情绪,当所有人都在做着牺牲式的隐忍退让,守在紧闭的那扇门前时,只有班小松上前用力推开了它,因为比起怜悯现下的疼痛,他更在乎的是真正的愈合。可是这次他很有分寸,不再如当初急着重建棒球队时那样莽撞,而是一点点靠近邬童,巧妙将他的情感移驾到那株植物上,再将内心的担忧和急切说出口,这样瞻前顾后、软硬兼施的班小松你何曾见过?的确,言辞激烈的班小松看上去少了些煽情感,可是谁能说他不曾感同身受呢,一如当初旁人以为对邬童的体谅就是对随身听的不触碰,唯有班小松对他说:我帮你做个装随声听的布兜。

因为邬童不是他手头上的事,而是心头上的。

评论
热度 ( 673 )

© 童童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