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童童儿

在我心里永远是两个最可爱的小朋友🐱🐰

【凯源】情非得已 ⅩⅨ

明天也许会放晴:

上章 

 

ⅩⅨ.酒后吐糊言

 

44

 

睡意还未完全散开,脑袋还没完全清醒,他只觉来者不善,肚子上就凭空被踹了一脚。痛感几乎让他在一瞬间就彻底清醒了,他蜷曲着脊背强忍着剧烈的痛意,些许冷汗从额头渗出。

 

五人见他醒了之后纷纷围了上去,王俊凯咬咬牙站了起来,在气势上不能输。

看着身周围为首的是除是云,他的心就沉了一沉。

除是云来找他麻烦,毫无疑问,肯定是因为今早的篮球赛他输得不服气,再加上情敌关系,所以才会想到用这种卑鄙的方式来发泄。他真是从头到尾都厌恶除是云这个人渣。

 

“看看你那张帅脸肿了,还怎么见王源。”除是云勾起嘴角挑衅道,散漫地在他鼻子跟前竖了个中指。

王俊凯明知这时候嘴上占了上风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处,反而会被打得更厉害。而自己之前也没有学过任何武术,就算体力再好,也寡不敌众。然而他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也看不惯除是云这个人,觉得就算自己脸上挂满了彩,他也要挑衅回去,也要让除是云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况且,除是云这次肯定是铁了心要找人把自己收拾一顿,下手也不会轻到哪里去。还不如破釜沉舟这一次。

“就算我毁了容,王源也不会看上你这种人。”话音未落时,他出其不意朝除是云脸上挥了一拳。

 

周围四人见状立马围了上去,恶狠狠地拳脚相加,没有一丝一毫地收敛。王俊凯一开始还能抵得住一些拳头,顺便往其他人脸上揍几拳,可没十几分钟下来他便体力渐虚,眼前发黑。回想起来,今早的篮球赛消耗了太多的体力,中午和晚上的庆功宴皆因心情不好而食不下咽,没有及时补充糖分,估计又是低血糖犯了。

眼前就仿佛乌云直压下来一般,疼痛的地方在虚无的意识中逐渐扩大,慢慢将他吞噬,他最后一眼看见几个人嘴角丑恶又狰狞地笑,像是在嘲笑:王俊凯啊,叫你在球场上嚣张,看你现在还嚣张不嚣张得出来。他半昏迷地躺在水泥地上,任人宰割的模样,心里的无奈,不甘,愤怒与蔑视,随着嘴角的鲜血淌了出来。

 

片刻后,几人见王俊凯躺着不动,呼吸也似乎有些缓慢了下来,神色间透露出慌张:“云哥?还要继续吗?这小子好像不怎么禁打啊,还没打几下就晕过去了,再这样下去,会不会出人命啊?”

“是啊云哥,你前几个月刚闹出事……”

“闭嘴!出了什么事有我担着!”除是云一个眼刀过去旁边几个跟班都噤了声,但他又思索了几番,觉得他们说得对,前几个月刚闹出事情,现在又闹人命,回去又得被家里的老爷子收拾,“……行,走吧,这次的气就算出了,你他妈再敢惹我试试!”

伸脚在王俊凯的侧脸上恶意地戳了几下后才肯罢休,解恨似的走了。

 

 

45

 

不知过了多久意识才稍微回来了一点,第一感觉是好冷,接着是好痛,不想醒来,再然后是好吵,好像有一样东西一直在他耳边催促他快点清醒。

神志又回来了一点,他反应过来是他快要没电的手机在响。伸手就要去裤带里找。

“嘶——”血已经凝固的伤口又被他动作扯开。

 

手机屏幕的亮光有些太过耀眼,他伸手半笼着屏幕,居然是王源的电话。

王俊凯这才想起来,他在楼下等王源一直没等到却等到了除是云,说不定此时此刻他正被除是云左右为难着。

接通后耳边袭来喧嚣的背景音乐,像是在酒吧或者KTV那些娱乐场所。

 

“喂?王源?你在哪?”

耳边传来迷糊的声音:“王……俊凯……你……你终于接我电话了啊……”

“王源,你怎么了!是不是喝醉了?”语气急了说话用力了点,无意间扯到了胸口的伤口,又疼得王俊凯倒吸了口凉气。

“王俊凯你……你不是东西……你就是个……王八蛋!”

“你在哪个酒吧?我来接你好吗?”

“我在1989……不……我告诉你……又有什么用……你又不会来……”

 

“王源,你是一个人在那儿吗?你呆在那里别动好不好?”

“王俊凯……我好……恨你啊……你明明一开始……就有那样……就有那种感情……你为什么还要来接近我?!”

“……对不起……”

“我……我要是早知道……你原来那么看我……我就……不……”

“……”

“我好后悔啊……对你付出了……真的感情……却得到……这样的结果……你是个混蛋!”

“对不起,王源,我确实是个混蛋,你恨我吗?”

 

许是因为王源醉得彻底,也不回答王俊凯,只是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这几句话。于王源而言,这几句话的意思是在责备王俊凯,既然讨厌同性恋,为什么一开始又要接近他?他要是早知道王俊凯讨厌同性恋,也不会让自己坠入感情的深渊。等到他喜欢上他之后,还没表明心意,却只得到了一句“讨厌同性恋”这样的结果。

然而由于头脑被酒精麻痹,他把意思表得很含糊,这几句在王俊凯耳里又是另外一层意思:你明明一开始就是同性恋,为什么要来接近我?早知道你是喜欢我,我远离你还来不及。我对你付出了哥们之间真的感情,你却用爱情来玷污了它。

 

一句句似尖针,似冷雨,把他的心戳的千疮百孔,把他的心淋得潮湿冰凉。有那么一瞬间,他突然很想软弱地哭一场,他想问,难道他就有错吗?这样情非得已的感情,连他自己也控制不了。爱上一个同性真的有错吗?

明明没有错啊……

 

还没等他先落泪,电话那头就传来了隐约的抽泣声。他不知所措,虽然不甘心就这样放弃这段感情,但他不想让他喜欢的人难过,更不想让他喜欢的人对自己哭。

他妥协,他认输。

“对不起,王源,我不会再打扰你了。不要哭了,我就来接你,好吗?”

回答他的是一阵呕吐的声音。

 

他挂了电话,来不及处理伤口,就坐上了的车前往王源所在的1989酒吧。

的哥透过后视镜盯着他的脸:“小哥,你好像受伤了,不用去医院处理一下吗?”

“不用,去我说的酒吧就可以了。”

“真的不用吗?你伤得很严重啊。”

“不用。”

 

 

46

 

发肤之痛,远不及你伤人的言语和此刻的状况给我的精神上的痛。

TBC.

这章有点短啊,乃们不要介意QWQ因为晴晴最近已经变勤快叻!【啪啪啪

评论
热度 ( 199 )
  1. 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啾小姐姐放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藍胖子

© 童童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