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童童儿

在我心里永远是两个最可爱的小朋友🐱🐰

心不由己(8)

长夏:

章一·小媳妇儿

章二·特殊叛逆


章三·分开不易

>>01-03

>>04

王俊凯真的生日那天,两个夫人决定生日蛋糕要亲手在家里做,宝宝刚从幼儿园回来,坐在客厅地摊上和他的小火车搏斗,一听到这话连忙把小火车扔掉站起来,背着手乖乖的盯住妈妈和伯母,眼睛一眨不眨,偏偏就能让两位夫人理解他的意思,将军夫人哎哟一声,把宝宝抱起来,这鬼精灵被抱起来了也是一副直挺挺的坚决样子:“我也要给哥哥做蛋糕。”

司令夫人伸出指头在宝宝鼻子上点了点,笑眯眯的:“好!咱们给哥哥做蛋糕去!”

 

说是做蛋糕,其实也就是让宝宝抹抹奶油,整个人都坐到桌子上,洗干净手后连工具都不用,用手拿着打好的奶油往小蛋糕坯子上抹,手上乱七八糟的一片,还时不时自己舔一舔香喷喷的奶油,指头上的奶油碰到脸,大概是有些痒,一抹,就成一只小花猫,睁着黑溜溜的眼睛,忽然对着旁边守他的妈妈傻笑了一下:“好吃!”

将军夫人乐笑了,对着在厨房里忙碌真正蛋糕的姐妹调侃道:“还好你聪明,多做了个小的。”

“那个小的到时候让宝宝自己吃。”司令夫人也笑,手上动作不停,“俊凯是五点下课吧,差不多六点能到家,到时候咱们就开饭。”

“哥哥快回来了。”宝宝眯着眼睛笑,把粉色的奶油点到中间,写上去老大的一个“1”和一个“2”,又在两个字中间画上歪歪扭扭的笑脸,“宝宝要给哥哥吃的,宝宝在哥哥中间!”

“哪个是宝宝?”将军夫人凑上前来,“呀,是这个笑脸吗?”

宝宝眯起眼睛扬起唇角,做出个标准笑脸:“是宝宝哦。”

“是是是,是宝宝哦。”将军夫人伸手去把他嘴边的奶油抹了往嘴里塞,“脏兮兮的小宝宝哦。”

“哼!”宝宝鼓起脸,“一点都不脏,是可以吃的。”

 

王俊凯这天提前放学,回家稍微早了点,一进门还来不及放下书包,就听见宝宝在餐厅里吃东西,笑嘻嘻的进去看,就被一只小花猫给逗乐了,偏偏那只小花猫一看到他就咿咿呀呀的张开两只手要抱,话也说不清楚,仿佛还是以前那个不会说话的小宝宝。

“宝宝今天在做蛋糕吗?”他把小孩从餐桌上抱起来,不嫌弃他手上身上的奶油,“给我做的?”

宝宝不理他,转过头去对妈妈炫耀一样说话:“宝宝一点都不脏,哥哥吃!”

王俊凯一愣,嘴巴就被宝宝凑近了的脸给袭击了一下,软绵绵的奶油,软绵绵的小脸,让他真是不知道该生气还是高兴,将军夫人哎哟一声,害怕王俊凯洁癖发作把宝宝给扔了,是一点也不知道这两个小孩私下里的时候,哪里嫌弃过对方。

正准备去抢救宝宝呢,就看见王俊凯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边沾上去的奶油,手指直直抵在宝宝额头上把小孩往后推:“咸咸的,脏死啦。”

宝宝嘻嘻哈哈,知道哥哥是在骗人,抬起两只手就把满手的奶油糊到了哥哥脸上,自己在那笑着,丝毫没发现自己妈妈在后面紧张得心都快跳出来。王俊凯倒是不介意,反而拿自己的脸去蹭宝宝,没一会儿就说带宝宝去洗一下。

上楼梯的时候宝宝就没忍住抱着哥哥的头舔了舔近在咫尺的散着奶香的奶油,滑溜溜的小舌头舔过薄薄一层奶油后划过哥哥出过汗的脸上,砸吧砸吧嘴,又笑了:“咸咸的。”

王俊凯亲他一口,也舔了舔宝宝脸上的奶油,故作玄虚的沉吟了一阵,宝宝紧张的盯住他。

哥哥被宝宝的表情逗得绷不住,忽然扑哧一声笑开:“我们宝宝甜甜的!”

 

>>05

晚饭后宝宝的小蛋糕被摆在他自己面前,哥哥分到的是漂亮的大蛋糕,将军坐在宝宝对面嘲笑宝宝做的蛋糕丑,宝宝看一眼自己的,又看一眼哥哥,瘪瘪嘴巴抬起头,看向平时最疼他的哥哥,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哥哥……”

王俊凯应了声,随手就把自己的蛋糕和宝宝换了位置:“你吃我的。”

宝宝立刻眉开眼笑,指着小蛋糕上的笑脸:“这个宝宝哦,在哥哥中间哦!”

数字12中间那个歪歪扭扭的笑脸,王俊凯扑哧笑开,抬手去揉宝宝软软的头发:“哥哥要把宝宝吃掉啦。”

宝宝一愣,想明白哥哥说的是什么意思后嘴巴一咧,哈哈笑了两声,夸张地张大嘴吧:“啊呜——宝宝被哥哥吃掉咯!”

几个长辈笑得东倒西歪,王俊凯平时一副老成的样子,和宝宝呆在一起的时候才像个12岁的小孩,两个宝贝童言童语,一大家子人都觉得幸福。

将军拍着司令的肩膀感慨:“我家宝宝差不多成你半个儿子了。”

司令笑嘻嘻的使了力气拍回去:“哪儿能啊,这不就是我儿子嘛,有你啥事儿?边儿去!”

“诶我说你啥情况!”将军气得拍桌,“明明是我儿子!都我儿子!”

 

晚饭后宝宝吵着要吃零食,家里头对小孩的零食管的挺严格,一星期都不一定能吃一次,这一方面管的最严格反而是王俊凯,宝宝大概是觉得哥哥今天心情好,一吃完就磨着哥哥要吃零食,平时可不敢,哥哥一生气,他就吓得连哭都不敢哭,瞪着大大的眼睛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几个家长都松口把零食放到他面前,可是王俊凯不点头,宝宝就是不敢动手去拿,更不要说吃。

王俊凯这会儿的确心情好,琢磨着宝宝也有几天没吃了,便松了口,保姆拿出薯片递给宝宝时,整双眼睛都亮了,王俊凯看着心痒痒,凑过去揪住薯片包装一角:“宝宝,今天哥哥生日,零食是不是应该给我吃?”

宝宝一愣,瞪着眼睛犹豫,小眼神带着点委屈:“可是哥哥应该对宝宝好一点。”

“那宝宝不要跟哥哥好一点吗?”王俊凯假装吃惊。

“那……”宝宝把薯片推到两个人中间,“宝宝要陪哥哥吃。”

 

这个宝宝面对哥哥时,还真是一点也不任性。

将军觉得这会儿世纪正好,凑上前,笑眯眯的露出一副和蔼父亲脸:“那爸爸也能吃吗?”

宝宝鼓起脸,伸出小手推了把将军,有些气呼呼:“爸爸怎么能和宝宝抢薯片呢!”

 

该休息时宝宝抱着吃光的薯片袋子,迈着小短腿不要人抱,自己扶着墙一阶一阶楼梯往上爬,王俊凯站在后面,看着那个小小的背影,穿着奶白色的T恤,牛仔背带裤买的有点大,松垮垮的,似乎可以一直穿到宝宝5岁。

他想到宝宝刚出生的时候,小小的一个,就知道抓着他的手指不放。

他想到将军刚被外派时,他和宝宝第一次在一个房间里睡觉,隔着婴儿床的栏杆间隙,看着宝宝睡着时鼓着的小脸。

他满脑子都是想宝宝快点长大和不想宝宝长大的矛盾心思,在这会儿盯着那个努力要独立的背影时,愈演愈烈。

长大,是代表要分开吗?

 

>>06

这一年王俊凯初三毕业要上高中,亲手把七岁的宝宝送进了小学校门,就跟三岁时请假把宝宝送进幼儿园一样。

一年级的宝宝跟上小草班的宝宝,最大的变化大概是,除了哥哥外,再也不允许别人喊他宝宝,连爸爸妈妈都不行,都要叫名字。周五放学回来就站在门口,细细的小腿露在宽大的校裤外头,背着一双手,深情很是严肃:“你们不能再叫我宝宝了,我已经不是小宝宝啦。”

他已经,不是小宝宝啦。

 

王源七岁时脸上还是圆圆的带着小肉,身上却细胳膊细腿没有几两肉,上小学后认识了更多同学,经常在外头玩的一身脏兮兮回家,还晒黑了不少。

王俊凯闲着无聊翻相册,带着近乎虔诚的目光一页页翻阅王源的照片,从小宝宝到小小少年,这大概是他见证的,最完整的成长。

他翻完相册后听见后头书桌上有人懒洋洋的踹桌角,蓝白色的校服短裤下露出他细直的小腿,果然没一会儿就听见王源发出软绵绵的声音,这孩子最近超不爱写作业,一翻书就觉得自己累惨了,要好好睡觉才可以。

“哥——”王源拖长声音,“你能不能别看那个照片了,我能不能先睡一觉再写作业?”

王俊凯看看表:“你刚写了半小时。”

“可是……”王源又踢桌子,有些垂头丧气,“我真不喜欢上小学。”

“你是从小都玩儿。”王俊凯站起来走到他身后,看到他作业本上写得乱七八糟的题,没忍住揉乱他柔软的头发,轻笑,“心野了,当然静不下心来。”

王源焦躁地低吼,想把作业推开,又有些不敢当着哥哥的面放肆,气得他狠狠锤了下桌子,再抬起头来,又是委委屈屈的一张小脸:“读书好苦哦。”

“年纪越大会越辛苦。”王俊凯在他身边坐下,翻出自己的卷子,“跟我一起写作业,会不会有心情一点?”

他张张嘴,粉嫩的唇瓣开开合合,却看见哥哥已经打开了笔盖,真的开始写起了卷子,字不够好看,却够工整,带着少年人独有的意气风发,他撇撇嘴,从旁边的盘子里拿了颗草莓塞进嘴里,又给哥哥塞了一颗:“那就和你一起写。”

 

写完作业后王源坐那儿整理书包,一本一本把检查好的作业放进书包,然后就跳下桌子不管还在奋笔疾书的高中生,蹦蹦跳跳的跑回房间。等洗完澡后擦着头发重新回到书房,他忽然发现。

呆在哥哥身边的时候,永远都是他最乖最听话的时候。

哥哥还是偶尔会叫他宝宝,虽然很不男子汉,但是他总还是会特别愿意。

他还是和哥哥住在一个房间里,明明是他是一个男子汉,他却总会忍不住对着哥哥撒娇。

大概是因为,这个哥哥,一定是全世界最好的哥哥了。



--------------------

就等。

更文攒人品。

评论
热度 ( 1074 )

© 童童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