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童童儿

在我心里永远是两个最可爱的小朋友🐱🐰

黑道男友

酒酿源子:

*超短打短篇1END。
*心血来潮想写一个温柔的强强。

众所周知,源少是南区一霸。

源少管理着整片南区,大到街道商店,小到社区小巷,全是源少的管辖范围。

以朝阳小区第三根电线杆为三八线,和别的区井水不犯河水。

可是最近总有东区的人跑到边缘地带晃悠,王源先是权当没看见,后来招惹的事情多了,他才再不能坐视不理。

可你源哥也是要上学的啊!!最近要段考啊!!闹事闹你个仙人板板!!太会挑时间了吧!!

王源在段考前两天带着一伙人跑到最近被挑衅的地方蹲点,果不其然蹲到了几个小瘪三,王源最近考试期压力大,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人先揍了一顿再说。

段考那天正好是王源生日,王源考完出来,在校门口探头探脑了好一会没看到想见的人,正耷拉着肩膀准备摸手机出来打电话,就被堵在了校门口侧面的小巷。

王源神色一凛,倒也没说什么,偷偷把手机掖回书包,就顺着他们被推搡着进了死胡同。

他今天本来准备考完了好好去嗨,刻意打发了小弟们散了,结果一个人就被抓了单。王源伸手把领带扯开,制度两颗扣子也被他解了,看着东区这伙人明显是有备而来,倒也神态自若,牵起一边嘴角笑了笑,低头把领带慢慢一圈一圈绕上右拳,开门见山:

“你们也懂规矩,别说那么多废话了,想干嘛?

“不干嘛,源少赏个脸跟我们走一趟耍耍去?”

“呵,”领带被结实缠在拳头上,留了个尾巴被那人捏在手心,王源眯了眯眼:“别兜圈子了,既然敢来就不会怕我知道。东区的?四少手底下的人?”

走在最前面的痞子用铁棍敲了敲地面,发出两声闷响:“东区可是我们安少的地盘,源少前两天打了安少的人,这会不会不认帐吧?”

王源心下惊讶,暗骂刘志宏表哥不争气没两天就被踹下来了,面上依旧无常,歪头活动了活动关节,也懒得和他们废话:“逼事那么多,老子打了就是打了,你们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来?”

混混头子嘲讽地狞笑了两声,一挥手几个人已经朝王源扑了过去:“往死里打!”

王源拳风凌厉,下手丝毫不留情面,可打趴下一波另一波人就又顶上来了,他还没受伤,可来回招呼了四五个人之后立刻觉得这不是办法,体力总有耗尽的时候,他今天可不想在这阴沟里翻船。

他反手把一个胖子摔在地上,刚直起身就看到一拳头迎面而来,正准备退后去躲,突然身前的人就软了下来,直直趴摔在地。
王源抬头,罪魁祸首在后面一脚把人踹翻了,这会还笑嘻嘻地看着他,仿佛身后两群人的混战都与他无关,就安安静静披着一身荣光,蹲下身和王源平视,弯着指头刮了刮王源的鼻尖,又从身后变戏法似的变出来一块芝士蛋糕,两手捧着送到身前,温柔之至:

“源儿,生日快乐。”

王源把蛋糕接过来提在手里,伸出头去确认身后一群人混战中没人注意他们这边,才放下心松了口气,扑进王俊凯怀里,一只手狠狠地抱着他,声音委屈,像只软软的大白兔冲他撒娇:

“王俊凯,你太慢了。”




皱巴巴的领带被胡乱扔在地上,王俊凯在他身前弯腰,他就听话地捧着蛋糕爬上那人的背,然后被背起来向外面狂奔,他笑得像芝士蛋糕一样甜,凑过去叼住王俊凯耳垂,糯糯地说:

“今天是源哥生日,才让你放肆,明天俊俊你可是要让我背回来的。”

“是,我源哥今天是寿星宠我啊?”

王源牙齿放开耳珠的软肉,离开前又用舌头舔了舔,看着他把自己直接背出了南区就奔着往自己的地盘上跑,被气笑了,捏住王俊凯两边的脸颊就往开扯:

“王俊凯,你这是要把我拐哪去?”

王俊凯被揪的呲牙咧嘴,还是愤愤地反驳:“拐回家,吃掉。”

王源拍了他一巴掌,还是笑着把脸埋进了他肩窝。





周日,南区一哥去郊外一个废旧仓库,赴约东区安少。

安少不知道从哪还弄了把椅子坐着,等王源来了,才稀稀拉拉拍了两个巴掌,以示欢迎。

“安少是吧,据我所知你这位子刚坐了没两天,还没捂热呢,倒腻烦了?”

“源少好大口气,”安少把二郎腿放下来,叫人又开了仓库门,“今天可是说好来商议重新分区的,南区一霸可别不给我面子。”

“滚蛋,你派人过来可不是这么说的。”

王源现在回想还有点火气,东区的龟崽子来直接就是赤裸裸地挑衅,扔下战书就嚣张地跑了,说什么周日在仓库一决高下,摆明了就是想吞并扩大地盘。

“源少可别欺负我啊,我可是有救兵的。”安少咬牙把“欺负”两个字刻意念得很重,朝王源调戏般地抛了个媚眼,把王源恶心得又是一阵反胃。

王源感觉身后自己的弟兄向两边散开,让了一条道出来,他疑惑地扭头,看到是王俊凯时眼里不乏惊讶的神色。

王俊凯挑眉,问他怎么回事,王源面无表情。王俊凯只得先带着自己的人绕过他,刚走到安少旁边,还没开口,东区的小弟倒先又搬来张椅子放下,用手当着王俊凯的面抹抹干净,请他坐下。

这意味已经很明显了。东区这是想先拉拢西区的王俊凯,合伙把王源推翻了,然后再瓜分了南区的地盘,以后来日方长,西区东区最后鹿死谁手再说,但眼前能干掉一个是一个。

王俊凯的小弟走过来又用手帕擦了擦椅面,深知自家主子洁癖难伺候。王俊凯瞥了眼安少,才晃晃悠悠堪堪坐下。

安少这会正得意着,自己以前可是见过王俊凯和王源在临界线碰面,各带着一帮小弟,面无表情擦肩而过,招呼都不打,想必关系好不到哪去。刚才王源的小弟直接给王俊凯让道了,可见王俊凯对南区威慑力多大。自己这大腿算是抱对了。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王源的弟兄给王俊凯让道,是因为几个哥们都是随身跟着王源的,对于自家主子的男朋友……只是养成了习惯见面叫一声“凯爷”,然后给自家主子和西区扛把子留个空间,默默退开罢了。

那天他碰见的情况,虽然的确是在外人面前两个人的状态,装作不认识是死对头,可那天没说话的原因……其实只是因为前一天晚上王俊凯做狠了把王源做哭了,第二天才生气不理他。就这么误打误撞让观察情况的安少,稀里糊涂就确定了“南区和西区关系真的很烂”的结论。

现在安少正假惺惺劝王源赶紧自己放弃南区,拱手让人,结果王源压根没准备理他,安少脸色变了变,叼了根烟,又色眯眯地来口:

“我们源哥这身材也不错,皮肤白嫩嫩的,就不知道艹起来的滋味怎么样了……不当南区一霸也没事,让爷收编了你,以后每天夜夜笙歌快活去啊?”

话音还没落,旁边一拳就先砸在了他脸上。安少鼻骨直接被打断了,鼻血潺潺地就往下流。王俊凯一脚把他凳子踹翻,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一脚把他嘴里掉下来的烟踩在他手上发狠了碾,桃花眼危险地眯起来:

“我看你真是他妈活腻歪了。”

烟火在手上滋滋地烧着肉,王俊凯脚上还在用劲,伴着安少的惨叫,王俊凯一转身就叫兄弟们上去打,往死里打。

“早就等凯哥这句话了!!!”

“他妈的早看这逼玩意儿不顺眼了!!”

王俊凯话一出,自己的西区的人还有王源南区的兄弟一起就冲上去混战,安少带的东区的一点人根本不够用。
王俊凯慵慵懒懒坐回他的椅子,望着那边一直没说话的人。

王源还是安静着不看他,身体却听话地走近了坐在那人腿上。王俊凯搂着他腰和他小声说话,看到王源脸色渐渐转好,才放下心来,把人扣在怀里,轻轻地左右晃。

“你都没告我这回事。”

“王源儿,你也没告我。”

“……他怎么和你说的?”

“他就说要送我点地盘。”

“可他妈送的是老子的地盘!”

“诶源源别生气……”王俊凯想了想,王源估计还是因为被阴了一把不爽着,索性他有个更好的点子:“源儿,哥送你点地盘怎么样?”

王源睁大圆圆的眼睛看他,不懂他要干嘛。可王俊凯倒已经要被他这种单纯迷茫的眼神给勾去了魂。

这是只有在他这,才会全身心放松下来依靠的,最干净的眼睛。




东区被分了。

被王俊凯和王源以跳格子的形式,东一块西一块分掉了。

王源看着自己在地上插的小旗子,不满意地嘟囔:“以后每周遛嘟嘟顺便巡街还要多走三条路,烦死了。”

王俊凯趁机跑过来把人搂上:“源哥不开心啊,那以后让小弟去帮你巡街怎么样?”

王源斜睨他一眼:“西区是自己大哥巡街,南区就是小弟巡,你让别人怎么想?”

“其实还有个办法。”

王俊凯突然扣住那人的脖颈拉近,啪的一下就亲上了王源的唇,含住他的小舌头细细地亲啃。

“不如西区也给了源哥,以后让本小弟替源哥跑腿怎么样?”



王俊凯百年难得回一次家。

大大的别墅只有几个仆从,还有王俊凯的父亲老家主在里面住着。

王俊凯进来的时候,父亲正在喝茶。戴着方框眼镜,低头看报纸,没分一个眼神看他。

“回来了?”

“嗯。”

“龙井喝不喝?”

“我想泡红茶。”

王俊凯他爸还是在看报纸,伸手指了指茶几旁边的小盒子,让他自己去泡。

“爸,茶杯在哪?”

“五斗橱下面。”

王俊凯依言拿了三个杯子出来,开始泡茶。

“小兔崽子,怎么突然想回来了?”

“爸,我跟你说件事。”

王俊凯他爸还是抿着茶看报纸,听完王俊凯讲的故事,把茶杯放下,伸手去拿王俊凯刚泡好的红茶,还在看报纸。

“意思是说,你把人家南区的小少爷给拐跑了?”

“嗯……”

“那小豹子我也不是没听说过,犟得很。你确定了吗?”

“确定了。”

“确定什么了?”

王俊凯深吸一口气,他知道自己父亲从来是这样,假装做别的事情,可他说的话句句都是听进心里去的,得到他的答案,就是得到他的承诺。

他无比郑重,无比认真地看着父亲:

“爸,我确定了,他是我这一生都要一起过的人。”

他戳戳心口,“这里,就只有他王源一个人了。”

王俊凯父亲喝着红茶愣了一下,点了点头:“你自己想好的事情就好。决定去做就不要回头。”

“我不会的。”

他们家一直都这样,认准的事情,再不会回头,是要用命去纠缠一生的。例如他去世的母亲,他一直都维持了独身的父亲。

“好了,那孩子在哪,抽空带回来给爸看看。”

“在院子里帮您浇水呢。”

“噗……”红茶被一口喷在了报纸上,王俊凯他爸看着王俊凯泡好的三杯茶,深感大意,给了儿子一肘子,让他赶紧把人领进来。

“爸,下次再带回来吧。”

“?”

“……直升飞机还在等,我俩准备去冰岛度蜜月了。”

“小兔崽子,你都没给你爸留个给你俩准备戒指的时间啊?!”




说起来在仓库赴会半个月前,在东区一家银饰店门口,王俊凯刚出门就被堵在了死胡同。

他碰上几个东区的醉鬼,也没用全力还手,硬生生挂了彩回来。

准备回家养两天再出门找王源,结果先被王源堵在了家门口。

王源气死了骂他傻,连还手都不会。他被戳着鼻尖骂了半个小时,最后忍不下去了扑过去死死搂住王源,发狠地吮他的舌尖,抵死交缠,两个人接吻生生都亲出了血。

最后他说,整个城镇只有那家店可以自己挑图案,自己亲手去做银饰。

就算被打,他也不想损坏一点自己刚刚亲手打了一下午的戒指。

那是他给王源的爱,是他给王源的承诺。

朴实的银戒有一些边幅都处理得不算整洁,但一点点一锤锤都像砸在了王源心上。他红着眼眶去舔王俊凯唇角的血,看他笑得凄凄惨惨,也跟着心甘情愿,无比虔诚地:

“我愿意。”



再过一周,王源颈侧多了一个狰狞的纹身,纹的字是“karry”。

半周后,王俊凯脖颈另一侧纹了一个同样款式,只不过是全大写的“ROY”。

气的王源当天晚上回家差点把他脖子那块肉给咬下来。


两个人在国外完婚,看过极光,度过蜜月,回来继续带着一帮和自己曾经嘻嘻哈哈出生入死的弟兄,在属于他们的城镇继续坐着老大。

黑道老大和老大的,黑道男友。

【END.】

评论
热度 ( 1256 )
  1. 大哥的宠物喵酒酿源子 转载了此文字

© 童童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