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童童儿

在我心里永远是两个最可爱的小朋友🐱🐰

合法配偶4

。:

4  

王源天不怕天不怕,唯独怕一样东西。

刚上高一那会儿王源一直是自己回家,高三生课业紧张,还要上晚自习,和低年级放学时间不同。刚得知不是不失望的,王源还盼着和他一起回家呢。王俊凯原本提议让家里司机来接,见他坚持也没过多表示。那表情平淡,仿佛不当回事。  

他有些赌气,那段时间和王俊凯见面次数少得可怜,两人仿佛卯足劲互不搭理。某次放学没有立即回家,而是和认识不久的同学去了商业区,王源唾弃自己,居然第一反应是告诉王俊凯。谁要理他啊。王源认为他们都是自由的,互不干扰。就算从小一起长大,王俊凯比自己大两岁,各自圈子也有所不同。高中之前王俊凯还事事以他为先,等王源到了初二,突然从某一天开始,王俊凯不再围着他转了,但是放假对他还像以前那样。王源为他开脱,也许是学业太忙碌,没什么大不了。

王源那天回家坐地铁见义勇为了一回,拦住一个对旁边陌生女孩欲行不轨的色狼,并把他教训了一顿。那人看王源长得白净,车上碍于人多敢怒不敢言,等他到站才跟着下车。最后当然是王源还没动手就把他吓跑了,十足外强中干。

等不到周末当做炫耀一样告诉王俊凯,以为会得到表扬,没想换来一阵沉默。王源继续放大细节,当时情况怎样怎样危急可怖,自己又是如何如何英明神武、智勇无双。那边王俊凯忽然冒出一句,万一那人超出你想象的危险呢?

王源显然没有料到王俊凯竟会这样回应。怎么会有这种万一,就是看出那个变态色厉内荏,才敢那么做。况且在地铁他看似发呆实则已经在脑内设定出一百种脱身办法,还有些跃跃欲试。

他觉得王俊凯肯定忘了,自己每年暑假都和他一起报读跆拳道班。

王俊凯没忘。他就是太生气,声音反倒更加冷淡。

“你是觉得自己很厉害么。”他打断王源。

是啊。不过王源没敢直接回答,傻子都听得出这语气有问题。

“以后不用什么事都跟我报备,我没兴趣。”

心中咯噔一下,在反应过来之前,那边已经挂断通话,而王源正走到窗边。他想开窗看王俊凯在做什么。为什么要生气,自己明明没做错。他觉得王俊凯完全不可理喻,好端端就生气。真是吃力不讨好,王源原本的好心情瞬间跌到谷底。

又是长达一周的不见一面,这回连学校里也碰不到了,王源不知发生什么,王俊凯像是突然从自己的世界抽离。

仿佛这个人的痕迹都被抹掉。

妈妈发现儿子最近心情低落,周末出门购物把他捎上,后来谈及王俊凯妈妈抱怨他以后专业方向在X市。王源听着一愣,脱口而出那么远三个字。妈妈已经走出几米外,拎起一个新包问他意见。王源向来嘴甜,哄得母上眉开眼笑,又被他妈一双笑眼感染了笑意。

后来喝下午茶在咖啡厅巧遇王俊凯和几个同学,对方似乎没有看到他们。王源就跟妈妈开玩笑说俊凯哥哥现在都不愿意带自己玩了,说完才发现委屈多过抱怨。

王源晚饭过后偶尔会去遛狗,最近尤为频繁。又一个周末,终于等到王俊凯出门夜跑。王源已经绕到第三圈,准备放弃守株待兔的愚蠢行为回家了,走到拐角,听见不远处雕花小铁门开启合拢的细小声响。王俊凯就出现在眼前,朝着背对他的方向跑去。

差点以为是在做梦。

阿拉斯加认出熟人背影,拉着不情不愿的小主人撒丫子追上。王俊凯很快发现,转过头来说了声嗨。听不清是嗨还是嘿,王源兀自在那里解释,把责任都推给宠物,大狗不愿回家,瞎胡闹。王俊凯仿佛沉浸在另一个世界,没给任何反应,只是跑自己的。

王源又问:“你今天,没出去和同学玩啊?”

王俊凯这才瞥他一眼,点头:“做了一天试卷。”

“那不更要劳逸结合,眼睛受得了吗?”

“所以现在出来跑步。”

“同学没找你玩吗?”

王俊凯闻言停住,不动声色看他。王源揉揉撞疼的鼻梁,用自以为开明的口吻劝说,俊凯哥哥就该多与同龄人接触。王俊凯忽然觉得可笑。王源还在念叨哥哥班上同学应该很好相处吧,唯恐他的王俊凯哥哥受他人排挤。

而他视线在某个落点:“大家都一样忙,没时间。”

王源像是听到什么令人失望的消息,垂头丧气的模样更令人移不开目光。

初三开始抽条,但还是瘦削,看脸特像小男生。

真是,跟个小孩计较什么。

王俊凯觉着自己可笑。

小孩接着说:“那天,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什么?”

“虽然不知道你生什么气,但我……”王源抬头一脸情真意切。

王俊凯走了下神,才想起来他说的是什么,当即失笑:“但你什么?”

“不想哥哥因为小事疏远我。”

说完像是害羞一般扭过头,不让王俊凯看见自己的表情。

这反倒令人更加心痒难耐。王俊凯差点就想摸他的脸,想看他现在有多可爱,光是想象就浑身发软。

他只能这么说:“没有疏远你。最近太忙了。”

“可是你上周和别人出去玩都不叫我!”王源立马反驳道。

“那也是因为约好一起讨论校运会。”

“哦,那你以后不能故意不理我。”

王俊凯心里骂了句傻子,最终还是气不过,摆出这般单纯无辜的表情让自己别单方面疏远,便伸手狠狠揉按他的脑袋,将人压得弯了腰面朝地面。换作以往,王源必定要以牙还牙式反击,这回将近半分钟仍任由他动作。让他站直,却维持原来姿势调转方向,背对他。王俊凯素来强硬,温和只是表象。他强迫王源抬头。

男孩往后仰着脑袋,眼睛却往下看,似乎焦点落在王俊凯的手上。然而即便如此,他还是清楚看见通红的眼眶和内里盈满的泪液。

这时候倒是倔强得很。王俊凯扯出一个微笑,随即像是不敢置信。有多久没见过王源哭了?认真回想,真挺久了。上一次还是看电影,在自己房间,在自己怀里,眼泪浸湿衬衣下摆,但他毫不在意。王俊凯彼时只关心从小宠到大的弟弟如此难过,将他所有不甘都踩进土壤。

小时候王源爱哭,当然这还是两位妈妈当着他俩的面旁若无人交流育儿心得,王俊凯才得知自己幼儿时期就喜欢欺负王源。看来三岁看老有点道理。

“哭什么呢。”他轻声说。

“哪里哭了,我眼睛好像入小虫子了,疼死。”

说完嫌不够,拼了命眨眼,还撅嘴。

王俊凯胸口顿时像被火燎,不由自主联想到,他的嘴唇看起来很软……肯定是很软的。手指完全是不受控制,摁住王源的嘴角。指甲新长出来一些,轻易嵌入柔软微热的唇肉。真的很软啊。王俊凯嘴唇微张,下意识往前一凑,幸好心跳的动静将他拉回现实。

好险。

他的喉咙滚动着,将冲动也一并吞下。

王俊凯低声调笑:“小时候爱哭,长大还爱哭。爱哭鬼。”

察觉主人情绪不佳,阿拉斯加蹭蹭他的腿,抬起脑袋,傻里傻气地仰头望,看样子像要跳起来把人扑倒。王源缩缩鼻子拍开他的手。两人打闹着追逐起来,王源被狗牵着跟在王俊凯后面,绕着园区跑了10圈。

月亮在树影重重间探头,王源顺势倒在花坛边上的长椅,肺部烧灼般的微疼渐渐平缓下来。大狗蹲在一侧呜呜叫着,不时用鼻子拱他头顶。王源右手伸过去摸摸它的脑袋,等王俊凯买了饮料回来他已经快睡着了。

后来他怎么回家的,王源记不太清了。据王俊凯所说,他是被他正面抱着送回房间的。

王源才不信呢。

 

“你还真别不信。”

王俊凯吃薯条爱蘸番茄酱,王源则跟他相反,喜原汁原味。

若是提及相同的习惯爱好,两人从小学开始都钟爱薯条。后来上了大三王俊凯嫌弃外面油和原料不够新鲜,自己买了回来做。那次接近一周,王源觉得自己仿佛出生在马铃薯王国,打个嗝都是薯条味。

王源心道我就不信你能咋地。

王俊凯看那表情就知他在想什么,吮吮指头的残渣,笑起来仍旧一脸无害。

“那你肯定也不记得自己当时说了些什么。”

王源眉心一跳,提高警惕准备一看不对立马跑路。

“什么,你不说我都睡着了嘛。”

“你说梦话呢。一口一个俊凯哥哥,‘哥哥不要不理我,不要不和我玩’。”

“……我怎么会是这种人!”

“你就是啊。你还说,”王俊凯语气微顿,下一句声音的放轻了些许,“‘好喜欢哥哥哦’。”

王源决定闭嘴,让他自个儿嗨去。

“小时候多可爱,就忙了一阵立马凑跟前来哭唧唧求注意。”

“……”

“现在都躲起来哭了。”

“谁躲起来哭了。”王源不屑道。

“看电影还哭呢,眼睛都红了,还上气不接下气。”

话音刚落迎面砸来一堆还散发热气的薯条,王俊凯反应迅速尽数躲开,脸上坏笑未退,还教训起人来,这一恼羞成怒就扔东西的恶习什么时候改改?浪费食物可耻。

王源没理他,回房看书到十点多,洗完澡出来喝了冰水,路过王俊凯房间,里面还亮着光。好奇突如其来,忽然想要看看他在做什么。门开了条缝,房内的笔记本屏幕亮着,王俊凯左脚搁在右边大腿,咬着插在笔杆上的笔帽,桌上散开一堆图纸和草稿,椅子往后富有节奏地一摇一摇。

这是他惯有的思考状态。

王源没想打扰,却被他轻飘飘瞥来一眼,定在原地。王俊凯挑眉示意是否有事,王源摇头摆手的几秒他已经站了起来,用手肘撑住门框,歪头打量他被热水蒸得微红的脸和水润双眸。

“最近比较忙,你记得调闹铃。”

“嗯。”王源明白他什么意思,这人忙起来都会直接睡在学校,节省来回时间。

王俊凯另一手捏捏他的下巴,调笑:“自己能起来吗?用不用我电话叫醒你。”

“又不是三岁小孩。”王源表情嫌弃,而后装作不在意问,“你忙什么去呢。”

“有个比赛要准备。”

“很难吗?”

“有点棘手,需要跟组员一起讨论。”

王源沉吟着,说了句加油。

王俊凯却笑就只有一句加油啊,太敷衍了吧。王源没好气问那不然要怎样。王俊凯点点嘴角,让他总得给点甜头。

王源笑着拍拍他肩膀:“你可以省着点力别拿冠军。”

“有你这么夸人的么?”王俊凯顺势抓住他的手,表情甚是难言。

这就轮到王源不懂了,又不是十年半载,弄得跟生离死别似的做什么。

“历时有些久。”

王源哦了声抽回手。

王俊凯又说:“差不多一个半月。”

“……哦。”王源不知道说什么好,“一路平安,旗开得胜。”

王俊凯被这官腔惹得发笑。

“还没试过离开那么久。”王俊凯低声说。

“没啊,你读大学之后都很少回来。”王源立即就后悔了,忙咬住下唇。他在心里骂自己愚蠢,这都说了些什么啊。那语气一听就知道是在埋怨。

果然王俊凯神色凝滞,眉头皱起,像是不敢确信。没等他出招,王源早就几步窜回房间。


评论
热度 ( 116 )
  1. 童童童儿 转载了此文字
  2. 湮84198 转载了此文字
  3. 源小源 转载了此文字

© 童童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