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童童儿

在我心里永远是两个最可爱的小朋友🐱🐰

全部都是你(上+下)

子规:

弄好了,我真的很蠢。

【上】

王俊凯把车停到车库里,带着满身酒气回了家。故意把开门的声响弄得很大,家里的熟睡的猫也被惊醒,但偏偏他最想吵醒的人躺在卧室的床上没什么反应。

本来还准备重手重脚地跑到卧室去把人弄醒,但是看见躺在床上睡得安静的王源眼底乌青的那一刹那,他放轻了动作。

这两天他们冷战,王俊凯少爷脾气就发作了,硬是闹得好几天没回家。王源一向宽松包容他,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肯服软,憋着也不给王俊凯打电话。王俊凯想小男朋友都要想疯了,但是也拉不下脸去和好。刚好今天工作应酬他喝了点酒,借着喝醉的理由直接把车开回了家。

轻轻走到床边,蹲下身子,印了一吻在王源的嘴唇上。还没来得及加深就被王源突然勾出来的舌尖吓得一愣,随后卷起王源的小舌进去翻了一圈。停下来就看见王源的眸子在黑暗中闪闪发亮,像糅了一整个星空进去。

“怎么醒了?”王俊凯声音低沉又带着些许喝了酒之后的迷糊。说着又用手抚了抚王源额前的碎发。

王源瞪了他一眼,说出来的话是责备的话,但语气却很宠溺,“你动静那么大,怎么可能不醒,我又不是猪。”

王俊凯的下面被他瞪得这一眼瞪得直接抬头了,立刻上床翻身压过王源,在黑暗中准确找到他嘴唇的位置,压上去就亲。这个吻来得迅猛而热烈,求爱的信号强烈得让人忽视不了。

“唔.......”在他身下的王源自然也是感受到了,他偏了偏头躲开攻势越来越猛的亲吻,清亮的薄荷音就这么在安静的环境中响起,一改之前睡得迷糊的语调,甚至带上了点无奈,“王俊凯你怎么随时随地发情啊”

王俊凯两个手臂撑在床上,直视着王源,“宝宝,我错了。”王源转了个身灵巧地转出了王俊凯的所控范围,在某人看不见的地方弯了嘴角,但仍然一句话没说。

王俊凯身下的小男友不见了,直接颓废地趴在了床上,懊悔得不得了,但心里的计算确实一点没停。

王源躺了一会发觉旁边的人没什么声音了,觉得奇怪就转了个身又转回去了。

刚好撞上王俊凯的眼神。

“宝宝,我好难受。”

王源立马就紧张了,飞速地从床上爬起来,拿起椅子上的外套穿上就准备去给王俊凯倒杯水,“你喝了多少酒啊,没人帮你挡酒啊?”边说边走去厨房倒了杯蜂蜜水。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把人清理完之后天已经快亮了,王源最后一次的时候就累得睡着了。王俊凯把人整个都圈外怀里,欢喜的不得了,又用手去摸了摸他的黑眼圈,心里又一阵心疼。自家宝贝这几天肯定也没睡得好,黑眼圈多深。想着想着就忍不住骂自己,干的都是些什么事。

冷战的原因很简单,王俊凯要带王源出席自己的同学聚会,王源死活不肯去。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他就只说了五个字:“这样不大好。”王俊凯不懂,怎么就不好了。他们在王源大学的时候就在一起了,虽说算不上人尽皆知,但他们从来就没有刻意去隐瞒过,所以知道的人也不少,怎么就不好了。

其实要放平时,王俊凯可能生个小闷气就好了,关键这次王源从头到尾连一句哄他的话都没说,王大少爷这才不乐意了。

就记得王源当时的语气很冷淡,“你去吧,好好玩。”

王俊凯故意激他,“我要通宵。”

“嗯没关系,玩的开心。”

这几句话说的不带感情,但却温温柔柔。让王俊凯不知所措,不知道王源是生气了还是无所谓,心一横,干脆晚上就住在了同学聚会的那个酒店。而王源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来。

王俊凯这个内心戏很足的人就开始不负责任地乱想,王源是不是不爱他了,他们是不是七年之痒了,王源觉得他回不回家都无所谓是不是喜欢别人了。

连着几天王俊凯也没那个勇气回家问清楚,好不容易喝醉才能光明正大回家,做完之后才确定了他家宝贝还是喜欢他的。

天蒙蒙亮时,王俊凯才终于睡着了。他从背后拥着王源,两个人呼吸安稳。

第二天王源是被疼醒的,全身上下唯一能动的只有手指头,其他地方动一下都酸得无法言说。尤其是后面,疼得像是裂开了。全身上下都是红色的痕迹,大腿内侧更是被昨晚作恶的人掐得紫了。但身上很干爽,想必是完事之后被王俊凯清洗过了。在一起的这些年来,王俊凯养成了一个好习惯,就是从来不停在王源的体内过夜,而且完事以后肯定会清洗。所以每一次做完之后,疼归疼,但他也从来没拉过肚子。

王源艰难地捂住脸,后知后觉地开始害羞。

动作不大,但是抱着他的王俊凯却立刻被惊醒了。

声音带着没睡醒的慵懒,“醒了?肚子饿不饿?”

王源闷了好一会才回答,“有点。”

王俊凯立刻下床,直接套了个裤子,光着身子就要去弄早饭。

“小凯。”王源突然喊住他,“你过来。”

王俊凯疑惑地走到床跟前,只见王源抬起手摸了把他的腹肌又飞速地把手缩了回去,头埋进了被子。

被吃豆腐的某个人失笑,这个宝贝怎么就便宜他了。

到了厨房,王俊凯才真正吓傻了。餐桌上是两个燃烧的还有四分之一不到的蜡烛,旁边摆着两盘白切肉——他最喜欢的食物。其中有一盘的底下压着一张字条:小凯,七周年快乐。

已经能想象王源笑得眉眼弯弯对他说出这句话的样子。

原来争吵那天,竟是他们在一起七周年的纪念日,难怪王源那么冷淡。其实只是在怪他疏忽,而不是不爱自己。那他呢,居然躲在外面两三天不回家。

王源,我脾气这么差,真难过你要一直包容。

王俊凯垂头丧气走进卧室,发觉王源又睡着了。他上去紧紧地抱住王源,抱的太紧把王源弄醒了。

“怎么了?不是去弄早饭了吗?”王源被他抱得有点懵。

“源儿,对不起。”

王源又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王俊凯应该是看到了厨房里的东西。心里责备自己早些时候没有收拾掉,偏偏让王俊凯看见了。但抱在王俊凯腰上的手却慢慢收紧。

“没关系的,我知道你从来不记这些日子,那天我态度也不好。”

其实吵架的那天王源也有点失控,他故意忽略王俊凯语气中的不开心,在他一次又一次地无声追问下始终闭紧嘴不开口解释一句。他其实知道王俊凯不记这些日子,往常纪念日也都是自己提醒他。但是这一次,他准备好了所有东西,王俊凯却来问他,要不要和他一起参加同学聚会。他不敢质问王俊凯,他怕的是,王俊凯根本不在乎这个日子。结果才闹成了前几天的样子。

王俊凯听到王源的话更愧疚了,心道怎么自己越活越回去了,就知道任性。

“好了,我肚子真的饿了,快去做早饭。”

王源看着他像个不开心的猫一样气鼓鼓地走出了卧室,也不知道在气谁。

王俊凯电话突然响了,朝厨房里喊了几声没人应答,王源只好费力地爬到床尾,从地上捞起外套拿出了电话。

是王俊凯的妈妈,王源犹豫了一会还是摁了接通。

“小凯。”王妈妈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

“阿姨,我是王源。”

电话那头静了几秒,王源觉得分外漫长。

这些年,他们一直没能征得家里面的同意,无论是哪一家,对他们在一起这件事都是坚决反对的。所以王源接电话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

“小凯外公生病了,有时间回来一趟。”王妈妈没说让谁回来,话里的意思是王俊凯,但话外却又说不准了。

刚挂电话王俊凯就穿着围裙过来了,见王源拿着他的手机愣神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我电话响了?谁打的?”

“你妈。”王源看向王俊凯,“说你外公病了,要你有时间回去一趟。”

王俊凯听了之后立刻解开围裙开始收拾东西,“源源收拾东西,如果不是大事,我妈不会打电话给我的,我外公可能病的很重,我们回我家住几天。”

王源坐在床上看着他收拾,一动不动。

“源源?”

“我呢?”

王俊凯愣了一下,用力揉了揉王源的头发,使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看起来更乱了,但意外的可爱,他凑上去偷了个吻,看王源愣神的表情只觉得心情慢慢变好,“你啊,一天到晚瞎想,当然和我一起回去啊,你是我的家人啊。外公很喜欢你的。”

【下】

王俊凯和王源到家的时候王妈妈正在煮粥,听到门响动的声音只说了句“拖鞋在鞋柜里自己拿”。王俊凯放下手里的东西进到厨房里,从后面抱住王妈妈,声音低低地说:“妈,我回来了。”

王妈妈像突然放下了什么,把煮粥的勺子扔进锅里,转过身去抱住王俊凯,眼睛有些红红的。

“小凯,你外公可能要不行了。”

王源在这个时候适时地走上前,接过勺子,“小凯,你带阿姨去房里坐坐,我来煮粥。”说完抽了抽鼻子,声音也带点鼻音。

他也很难过,甚至想要掉眼泪。王俊凯的外公是整个他们家除了王俊凯对他最好的人。

少年时候,他跟王俊凯两个人脾气都倔,一旦吵了架就是谁都不理谁的状态,非要冷战到某一方熬不下去才算结束。

王源不喜欢总是妥协。

于是在某一次激烈的争吵过后,他一怒之下直接换手机号,搬走了家里所有属于他的东西,然后订了第二天的机票直接从北京飞回了重庆。

他是真的不想要再继续了。

他觉得自己心肠够硬,这次肯定能不理睬王俊凯的温柔攻势。

可是他算漏了一个人。

当王俊凯的外公拄着拐杖在自己家楼下等着的时候,他怎么也没法做到不理睬。只好下楼恭恭敬敬地把人请到楼上来。

“王源啊,你当初跟小凯和家里面说的时候,他爸妈反对,但我是一句话没说。不是说我同意你们的事,而是我想等等看,可你今天就让我等来了这个结果。”外公坐在沙发上有些严肃地对他说。

王源摸了摸鼻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前几天还跟坚定的心,有着一定是王俊凯的错的想法,今天面对外公的这一番话突然有些愧疚。

他想起他第一次跟着王俊凯回家时候的样子了,王妈妈几近咆哮的怒吼,王爸爸踹在王俊凯身上的脚,以及始终坐着沉默着的外公。

最后还是外公的一句话让这场闹剧收场

还没等他回话,外公又开口了,“两个人如果不互相妥协,不可能长久。不是说你不能耍脾气,而是不能任性过头。你这样连道歉的机会都不给小凯,是真的无所谓呢,还是一开始就没有想过到最后。”

王源听到这里,猛地抬起头,抓住外公的手,“外公不是的,我是认真地想要和小凯过下去的,是我任性了。”

外面响起敲门声,外公示意王源去开门。门外站着眼睛红红,黑眼圈特别明显,嘴的一圈已经有了胡渣的有点颓废的王俊凯。还没等王源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一把搂进了怀里。

王俊凯的拥抱太紧,几乎让他不能呼吸,他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已经听到了王俊凯小声的抽泣。窝在他怀里的王源有些不敢相信,他那么骄傲的男朋友怎么能哭了呢。

王源开始责备自己,明明知道王俊凯脾气倔,遇到什么事都不肯轻易认输,怎么自己就跟着他认真较劲了呢。

下一秒,王俊凯突如其来的吻打破了王源所有的思绪。啊,其实也不算是突如其来,这个吻两个人都心知肚明。

王俊凯疯了一样把王源抵在墙上亲,像是要把这几日来的思念全部算回来。王源知道挣扎无果,索性就任他索取。就在他觉得快要呼吸不过来的时候,身下突然一空,紧接着就被王俊凯打横抱了起来。为了不失去平衡,王源的双臂只好紧紧搂住王俊凯的脖颈。

那次,王俊凯要了他整整一天。

而外公,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走的,深藏功与名。

在王源还陷在回忆里的时候,王俊凯突然接过了他手上的勺子,慢慢搅动锅里的粥。

“外公是肺气肿,难呼吸。估计快不行了,你帮我请一个星期假。”

“我呢?”

“什么你,你回去上课,学生肯定等着你。”

王源转过身去不说话,有些不高兴。王俊凯深知他这种敏感的性子,关了火就从后面抱住王源,头在他的颈窝蹭了蹭,“你别多想,这是我妈的想到,她不想让你耽误工作,她觉得挺不好意思,你最后一天回来就行了。”

最后一天,他们都知道最后一天意味着什么。

他从王俊凯的怀抱里转过身去正面抱住了王俊凯,又踮脚亲了亲他的额头,他知道王俊凯一定也难受。

“没关系,有我呢。”他说。

王俊凯俯下身子,也亲了亲王源的额头,“我知道。弄点早饭吃一下,然后我们去医院看外公。”

到了医院的时候,看见外公正带着氧气罩,旁边是一台呼吸机。王源不知道怎么回事,看着外公费力呼吸的样子眼泪流唰唰不停地往下流。

他带着哭腔喊了声外公,然后坐在床边上。外公努力地想把手抬起来摸一摸王源的头,最后还是失败了。只能躺在床上用微弱的声音说:“外公都懂,你回去给孩子们上课。”

王源哭着点头,说不出拒绝的话。

当天下午,王俊凯就把王源送到了机场,

让他回了北京。

“这边有我呢,你别担心。你课程那边别耽误了。”

王源紧呡着嘴,好一会才开口,“你好好休息,要是我见到你有黑眼圈一个星期都别想上我的床。”

王俊凯哭笑不得地答应,“好好好,祖宗。这个星期一结束我就接你回来。”

自己一个人回北京的头天晚上,王源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既担心外公又担心王俊凯。半夜三点只好从床上坐起来拨通了王俊凯的电话。

电话响了好一会才接,一接通就传来王俊凯迷迷糊糊的声音。

“宝宝?”这明显是被吵醒了的声音。

王源有些不好意思,“小凯,我是不是把你吵醒了,我有点睡不着。”

王俊凯从陪床上坐起来,看着窗外温温柔柔的月光,带了点思念地开口,“没关系,我在陪床,等一下闹钟就响了,你正好把我叫醒了。”

“你不在我旁边,被窝里都是冷的。”

“等你放假了,我接你回重庆。”

“我想吃小面了。”

“回重庆带你吃,放辣的,还要多放一份牛肉。”

“那我有点想你了。”

“那见到我的话,你自己坐上来动。”

“流氓!”

.............

两个人一直聊到天蒙蒙亮,王源才睡下去。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却不知为何一点也不困,仿佛一夜好眠。

隔天中午放学的时候,王源班上还留了一个家长没来的。小孩叫梁尔,挺机灵挺可爱的孩子,上课反应也非常快,王源挺喜欢他的。只是这孩子的家长好像非常忙,每次放学带他总是迟到,而且每次都是不同的人来带他,一会儿是秘书,一会儿又是助理,真正的家长王源还没看到过。

正在王源准备把梁尔带回家吃饭的时候,来带他的人才急匆匆地赶过来。这次来的人似乎不同,梁尔一看见来人眼睛立刻一亮,紧接着扑倒了梁锦的怀里,响亮地喊了声“爸爸”!

梁锦安抚了梁尔就准备对王源道谢,却在看见王源那一刻眸色一暗,声音低沉地说了句,“谢谢你老师,明天我一定准时。”

回去路上,梁锦在车上问梁尔,“小尔你喜欢你们老师吗?”

“爸爸你说王老师吗,我可喜欢他了。”

梁锦笑着说:“那爸爸把他追过来给你当爹地好不好?”

梁尔欢呼一声,表示同意。

第二天,梁锦带着一堆东西来找王源。看见王源疑惑的神情,他笑着解释道,“这是我的房产证明,这是我的存折,这是我的健康证明。”

王源更加疑惑了。

“也就是说,我要来追求你了,王老师。”

王源眉头一皱,此刻在校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他冷冷地开口,“梁先生,我记得不错的话,你有个儿子。”

“小尔是我领养的。”

王源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对学校里的人公布过他的家庭也没有刻意隐瞒过,看出来的人也许不少,但绝对不多。所以现在在校门口,他实在不好拉王俊凯出场。

人已经越来越多,他正思考对策。不远的地方就响起一声沉沉的“王源儿”。

王源瞬间轻松下来的表情被梁锦捕捉,梁锦皱了皱眉。

王俊凯什么也没说地牵起王源的手,路过梁锦的时候,冷静地说:“别说我跟源儿已经在一起七年了,就算是今天我和你同时追求他,他也不会选择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梁锦不由自主问了句,“为什么?”

王俊凯正视王源的眼睛,温柔地说:“因为我从来不会在那么多人面前,让他难堪。因为我爱他。”

梁锦呼吸一窒。待反应过来之时,王俊凯已经带着王源开车走远了。

王源看出王俊凯心情不怎么好,嚣张的小老虎,喜欢宣示主权的小老虎今天有点不太开心。他的手覆盖上王俊凯换挡的手,问,“怎么了?”

“外公不行了。带你回去见最后一面。”

王源握着他的手紧了紧。

“有我呢。”

王俊凯点头,“我知道,全部都是你。”



评论
热度 ( 139 )
  1. 倾心·TFOVERDOES子规 转载了此文字

© 童童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