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童童儿

在我心里永远是两个最可爱的小朋友🐱🐰

焰火

婴十四:

王俊凯卖掉了哈雷,换成一辆山地车,很多朋友问他为什么,他说是时候要安稳一些,朋友只当听了句玩笑话,因为除了摩托车这一个爱好,他的生活都非常平淡。


骑到了海边,沙滩没有想象中干净,他却不顾着这些,连裤脚都没有挽就坐下了。海浪就打在脚边,泛了些白色的泡沫。


他头一次有这种强烈的不顾一切的念头,他该到这儿来,至于为什么,什么时候,他统统都不曾考虑。天一直阴着,这会儿倒是透出些光亮来。


在离他距离挺远的海浪中慢慢走上了一个赤着脚的男孩子,王俊凯觉得诧异,若是他游泳上岸为何要穿着这么身衣服,还没有被打湿,衣袂翩翩的样子让王俊凯有些愣神,这个距离看也应该是个漂亮的人,自己的重点好像开始偏离了。


他始终没有注意到王俊凯,只是赤着脚在岸边走着,走两步停下来又折返,始终在一个小圈子里徘徊。这是王俊凯看到的。还挺好奇他的名字,说不定还能是本家呢。但只是想想,毕竟自己从来不是一个唐突的陌生人,如果没有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好听的声音。


我叫王源。


他说,我叫王源。王俊凯回身却没有看到他的样子,王源只留给他一个纤瘦单薄的背影,随着海风飘飘摇摇的,如果是熟人,大概要用力抱住他。


“明天见。”王俊凯这么对自己喃喃,一切都是最恰当的安排。


接下来的几天傍晚王俊凯都骑着单车来到海边,王源都适时地出现在他旁边,安静地坐着,常常偏着头出神地看着王俊凯,眉眼温柔,像是故人。


“王源儿。”


“嗯?”


“你是本地人吗?”


“嗯…算是吧。”毕竟我已经在这里呆了好久了。


王俊凯点点头,“看你年龄不大。”


“我只比你小一岁。”我只能这么说,这句话只有一次是真的,其他很多次都是在骗你,傻子。


“你怎么知道?”王俊凯不禁发笑。


“因为…我是这片海里最厉害的神,”王源的眼睛闪闪发光,似乎湿润了眼眶,细看又没有,“开个玩笑,我只是猜的比较准而已。”


王俊凯伸手摸了摸王源鬓角的碎发,柔软异常,缘分这个词说起来真俗。后来王俊凯觉得王源的概括很好,一个疯子和一个傻子讲不完的纠缠,不过当事人乐在其中。


王源像个迷,王俊凯对他几乎一无所知,除了他的名字,他的样子,还有他念自己名字时候的声音。


“王源儿,你喜欢摩托车吗?”


王源摇头,他不太明白。


王俊凯却突然笑了,“这样很好。”


“对了,我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你有什么愿望吗,算是给你的礼物吧。”王俊凯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待王源的独特,高中毕业的时候班里的一个姑娘怯怯地邀请看场电影,却被他冷着脸的一句同学我们不熟吧给怼了回去。现在倒是和王源认识时间不短了,只一周差两天。


“我想听你唱歌,在这里,”王源认真地望进王俊凯的眼眸里,“好吗?”


“当然。”


王源伸出小手指在王俊凯面前晃了晃,微微嘟着嘴巴。


王俊凯露出虎牙笑得孩子气,“这么幼稚啊王源儿,傻不傻?”


王源却固执地扬起下巴,王俊凯摇摇头勾上他的手指,再盖个章。


曾经有一个人他跟我说啊,拉过勾的承诺全部都会实现,不许食言。


每一次见到他都要牢牢抓住,因为万千人中的寻找太难太久,甚至途中要错过很多次。生离死别不是小事,不是吗?


王俊凯与他约定的那天来的很快,王源换上天蓝色的衬衫,纯白的裤子,王俊凯是纯白的衬衫,海蓝色的裤子,这种体验让彼此都觉得愉快。


王俊凯抱着吉他走到王源身边,拉着他的手坐下。


晚上的海风夹杂着咸湿的海水的味道,沙开始变得微凉,吉他弦声深深浅浅敲进夜色,他的嗓音始终不变,低沉,又染着独一无二的少年感,听他唱过无数次歌,但永远是下一首最动人,王源总这样贪心地想。




“看不见你的笑我怎么睡得着,
你的声音这么近我却抱不到。”




我真的很开心啊,王俊凯。


我也是,王源儿。


王源小声地跟着哼,两人常常对视,眼睛都湿润而明亮。


王俊凯弹罢最后一个音后视线还没从王源身上挪开,只把吉他轻轻放在脚边,然后打了个响指,拉着王源重新站起来。


夜空突然炸开一朵烟花,王源吓得抖了一下,然后诧异地看着王俊凯,他表现的理所当然,就像是他记得他们真的是故人一样。


王俊凯撇过头凑在他耳边,呼吸扑在皮肤上,比海风温柔,“这个,我猜你会喜欢。”


王源笑弯了杏眼,“还吓了我一跳。”


王俊凯伸出双手轻轻捂住王源的耳朵,慢慢地靠近他,在他嘴角落下一个轻吻。


王源动了动嘴唇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王俊凯就在他嘴里塞了一颗糖。


“薄荷牛奶糖,”王俊凯看着王源被糖果撑得鼓起来的左脸颊,伸手戳了戳,“记住这个味道,连着我一起。”


王源紧紧地拉住王俊凯的手,王俊凯自然地回握,然后两人十指紧扣,手心出的汗流在一起,再蒸发干。


“我知道这样说很荒唐,但王源儿,我们以前认识是不是?”


“嗯?”王俊凯他不该这样讲的,但是他说的没错,“是。”王源还是给了个肯定答案。


我们认识太久,久到我连现在的世界都不认得了。


“讲给我听好不好,源儿。”


王源点头。


他们第一次相遇也是在海边,不过他是叛臣,他是恶龙,世人口中的。


很多时候人都是不愿意相信真话的,王源原先不知道,王俊凯的身体在他面前静静冷掉的时候他才懂。


王源同时也觉得王俊凯是个太不聪明的人,可是他一点儿都没做错。


事实就是他在朝堂之上揭露太子结党营私欲屯兵谋反,纵然他讲得句句铿锵,却鲜少有人敢站在他这边,况皇帝也已年迈昏庸,总觉起码血浓于水,太相信那个表面温良的太子了些。


于是削了他的官职,封了他的府邸,夺了他的兵权,把他打进了牢狱。


那一面王源现在仍记得,他的脸上冒出了青黑的胡渣,眼睛没有神采,这是他的少年将军吗,王源不敢相信。


王源一直很喜欢看王俊凯披甲执剑的样子,额前的几缕碎发也透着少年人的朝气,他握着树枝教自己在地上写写画画时的神情王源记得最清楚,纵然他胸怀天下能率兵百万,这个时候他的眼睛里只有自己,一个看起来也一样坦白天真的少年。


“源源,就留在这儿好不好?”


“那,我考虑考虑。”


“每天都给你买喜欢的桂花糕。”


“不够,”王源摇头,“也不用。”


“那教你写字,教你练剑,让你住最向阳的一间屋子,”还没等王俊凯说完王源就捂住了他的嘴,“这些我都不需要。”


王俊凯的神色有些孩子般的懊恼,王源只搂着他的脖子笑,杏眼弯成一条桥,“还有什么比你更吸引我吗?”


王俊凯听了这话愣了片刻,然后拥住王源,这种拥有,三生有幸。


可是在王俊凯出事前他却跟王源讲,你走吧,不要留在这儿了,至少这半年都不要留在这,但你往后也还要记住我的样子,好好活着。


王源在牢狱之中只看到满身是伤口的王俊凯,有些流着血,有些结了痂。所以王源不顾一切地想要带他走,他不懂朝廷纲度,也不管谁是谁非,他只要他,其他的他全不问。


当时的人们只看到一条青龙腾空而起,携着生死未知的叛臣往东南去了,大概是这个方向。


王源没有顾及被箭头擦伤的小臂,只一直叫着王俊凯的名字,可他不回答,他的身体一点点变冷,他走了,王源头一回觉得害怕,因为他不知道该去哪儿寻找他,因为他的名字,他的样子,通通都会改变。


后来太子果真举兵谋反,弑父杀兄,不过三年,国破家亡。


“我真的找了你好久啊,”王源望着王俊凯,“总是在失去和寻找之间来来回回很痛苦,但我又有点儿庆幸。”


“王源儿。”


“因为几乎每一次我都能找到你,只是有时候会迟一些,你都不知道的,你每次都会爱上我,你相信吗?”王源的语气轻快得很,王俊凯的心却是绞着痛。


“我相信。”


“这一次能找到你不算早但也不迟,挺好的。”


“王源啊,我是不是亏欠你太多,你不必这样的。”


王源摇头,“我们互相亏欠。”


因为和神第一世的牵绊,让王俊凯在之后的每次轮回都惩罚般匆匆忙忙地了结,他们之间从未兑现过与子偕老的诺言,一个不能,一个不老。


一个等不到,一个到不了。


“这次为什么全部讲给我听?”


“因为下一次我不用找你了,没有下一次了,我也要老了。”


其实我每次都有讲给你听的,但这也确实是最后一次,我没有骗你。


王俊凯没有说话只紧紧抱住他,像他记不起的很多次一样。


他们后来去了山城看日出,去了冰岛看极光,去过西安,到过巴黎,拥抱蹦极,牵手潜水,和金丝猴合影,吃很多次九宫格火锅,包里常揣两罐黑啤,和一个相机。王俊凯跟王源讲很多他错过的关于这个世界的变化,王源趴在王俊凯耳边念他们每一次难忘的过去,缠绵的,疼痛的,伤感的,还有那些关于生死的,他讲起来神情恬淡,仿佛在讲别人的故事,但大概只有他们两个才理解透了其中所有的喜悲。


“王俊凯,你长皱纹的样子不怎么好看。”


“你也是。”


但你的眼睛特别好看,让我在时间的洪流里都没和你走散。


“我鬓角的头发都白了。”


“我也是。”




评论
热度 ( 98 )
  1. 童童童儿婴十四 转载了此文字
  2. 湮84198婴十四 转载了此文字

© 童童童儿 | Powered by LOFTER